第780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可王宝乐看着众人那怒视的目光,他心底哼了一声,故意颤抖了几下,摆出一副要坚持不住的样子,口中还粗重喘息。

林昆没有在医院里多待,开着车来到了市中心幼儿园,昨天他刚沈曼剿了一个西域扒手团伙,担心那伙子人还有残余的,会来伤害澄澄报复他。

董海涛立马皱起了眉头,目光阴冷的瞪着林昆,一字一句的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“我的意思是,你不能在这抽烟。”林昆一副淡然的表情,不温不火的笑着道。“呵!”董海涛冷笑一声,不屑的反问一句:“我要是就抽了呢,你能把我怎样?”

包间里还有胡大飞的几个小弟,马上就有人展出来,气势汹汹的说道:“飞哥,你在这继续玩,我们去把那小子给废了,丢进浑河里喂鱼!”

“哼!”沈曼淡淡的哼了一声,像是在责怪林昆的不绅士,坐进了车里后左右看了看,冲林昆问道:“你这车的内饰不错嘛,改装过的吧?”

他立时喜出望外,想赶紧叫婆娘陆二姐去准备上好酒菜,谁知道,却找不到人,最后,在后院恰好逮到从后门偷偷溜进来的陆二姐,手里是他的祖传宝贝瓷枕,这可把他气得啊。眼见郑长史脸色不快要走,他就把陆二姐叫进厅堂,当着郑长史的面给了陆二姐一个耳光。更将明明说有酒席但却没有的罪责推到陆二姐头上。还好,这次见效了,郑长史好似看得有趣,又坐了下来。他便开始变本加厉的责骂陆二姐。

林昆走到阳台上一看,就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站在别墅的大门口,林昆一眼就看出来了董大海是董辰的父亲,这爷俩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林昆心里打定主要教训一下这家伙,脸上却还是一副痞里痞气的笑容,胸口刚才挨的那一脚还在隐隐作痛,证明这大块头还是有真本事的。

后悔,这是一个生动的情感名词,它会让人不甘、遗憾、对当时的自己深恶痛绝,而此时此刻,周晓雅就陷入了一场无休无止的后悔死循环中。

而更令他想象不到的是,他那从小就孤儿的身份,竟与燕京朱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——燕京朱家,那可是华夏红色政权开国的元勋世家,历经数十年的发展壮大,早已经是燕京城里中流砥柱的四大家族之一。

林昆再次忿忿的瞪了林昆一眼,不情愿的从车上下来,林昆两手一摊,无奈的一笑,示意他很无辜。

小男孩脸上多处挠伤,都已经长了血痂了,左眼眶乌青,对于一个孩子来说,确实伤的不轻。

把店里的所有柜台都转了个遍,最后小楚澄终于相中了一个小首饰,是一个非常精美的发卡,淬红的颜色,透明的材质,像是一种特殊的玉质,可又好像不是,价格昂贵的不得了,标签上标注着:三十七万。

“哟呵,小娘们,你敢瞧不起我们凤凰山!”瘦高个的小青年马上不愿意的道,同时脸上一阵威胁的表情。

“王妈,确认几遍了?我看,就不需要再确认了吧?!”陆宁又笑着说。王氏脸色苍白,嘴里呢喃着,这不可能,这不可能。确认了三四遍了,可怖的是,这东海公的头发,竟然和他报的数目不差一根。正是九万两千一百五十六根。

林昆突然想到很好玩的一件事,李春生要是真拜了自己为师,那他就和澄澄平辈了,以后澄澄见了他就叫大师兄,那苏有朋见了澄澄呢,应该叫叔叔?

“哈哈,我这人最不怕麻烦了。”林昆大大咧咧的笑道,把澄澄从地上抱到了怀里,“儿子,想吃什么好吃的,爸爸妈妈带你去吃去……”

这时听陆宁吩咐,陈九微微一怔,甘氏被称为“夫人”?看来这位刘府的前主母,在国主心中地位不低。

“呵,小的也不懂事了。”卖货女冷冷不屑的表情,恨不得把鼻孔瞪上了天,又是一副不耐烦的催促道:“你们赶紧走吧,别耽误我们做生意。”

林昆看向林昆,林昆的眼神陡然凌厉,爆射出两道不可侵犯的目光,害的他马上收起了想要趁机占便宜的心思,不过澄澄却很给力,小家伙见林昆迟迟不动嘴,着急的就敦促道:“爸爸,快亲妈妈呀!”

李春生这小子得意的一笑,对他亲外甥道:“告诉吧,那是你亲妈,也是我亲姐,哈哈!”

“三万,现金。”林昆笑着说:“怎么样,成交不?”“成交成交!”宋哥连连道,说话的速度都快了一倍不止,生怕林昆反悔似的。

林昆更没心情吃早餐了,站起来就准备追上楼去问个究竟,林昆这时正嚼着油条,冲她摆了摆手,道:“别着急,教育孩子得讲究方法。”

“这已经是第十个姑娘了,再任疯彪的手下这么搞下,我担心会对我们不利,一方面会影响我们的客源,另一方面警察那边一旦问罪起来……”

陆宁摆摆手,“我不是说这个,三十万,三十万,好啊,我突然想起个主意,我要全县张榜,悬赏三十万贯钱,遍寻天下奇士,能工巧匠,如果能造出些器具,能明白其理,而我又不明白的,就赏三十万贯钱!”尤五娘一呆,虽然知道,主君好似喜欢奇技y i n巧的东西,但不想,会迷恋到这种程度。

老医师深恶痛绝,这番话语回荡食馆,让所有人听到后,都不由低头,有些惭愧,而王宝乐这里,则眼睛猛地一亮,觉得表现自己的时候到了。

林昆得意的一笑,效果达到,他堂堂漠北的狼牙兵王,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姑娘给调戏了,从来都是只有他耍别人流氓的份儿,哪有倒过来的时候。

感受着体内散出的吸力,王宝乐振奋的擦了擦汗水,只觉得自己距离成功又近了一步,赶紧再次修炼。

之前在漠北军区,林昆还是个新兵蛋子的时候,就曾领教过海东青的厉害,当时他奉命和部队一起去山里执行任务,目标是歼灭一批来自腼腆的毒贩,那毒贩头目的手下就养了只海东青,当时他们队伍里有七个战友被海东青啄成重伤,更是有两个新入伍的新兵蛋子被海东青的尖爪撕破了喉咙毙命,最终把毒贩的老窝都给端了,也没能将那只海东青击毙。

“啊!”“啊哟!”……林昆拍拍手,地上的三个小青年全都躺在那儿咿呀的痛呼着,为首的小青年还死要面子的叫嚷道:“麻痹的,有本事你别走,等老子叫人!”

“妈妈……”小楚澄跑到厨房的门口喊了一声,紧跟着马上便呆住了,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,小家伙眨着小眼睛,疑惑的问道:“你是谁啊?”

此时,尤五娘渐渐相信,面前的少年,就是新任明府,莫说明府了,就是这少年,现今说是当今天子,在这威势下,也由不得人不信。

直至黄昏降临,依靠零食就已经吃的饱饱的他,没有理会露台上那堆积如小山的零食袋,回到了洞府内,开始炼制灵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