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0章

说完,林大兵王突然就像是一条鱼一样,在水底兜了个圈儿,躲开了大鳄鱼那血盆大嘴,然后灵活的一个翻身,再次趴到了大鳄鱼的后背上,这次不等大鳄鱼狂暴的甩开他,他就一只手抱住大鳄鱼的后背,另一只手握着鬼畜就狠狠的扎了下去,刚才鬼畜只扎进去了一寸多一点,这一下林昆动用了全力,直接将三寸三长的鬼畜全都扎了进去。
于亮眉头一皱,刚才就要收拾这小子,刚才没收拾他,这会他倒是主动蹦出来了,目光里闪烁出两道寒光,冷冷的扫在林昆的脸上,冷冷的道:“小子,你非得找不自在是吧!”说着,他冲身旁的两个小弟递了个眼色,这两个小弟马上会意的点点头,向着林昆就围了过去……
救护车及时赶到,为了把戏演到底,林昆决定继续装下去,躺在担架上被抬到了救护车上,整个过程中澄澄对他形影不离,任医生和护士劝阻,小家伙就是不听,倔强的就要守在爸爸的身边陪着爸爸,这让随行的医生和护士们都很感动,最感动的要属躺在担架上的林昆。
林昆站了起来,“本来是想等你回来吹蜡烛许愿的,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了,许愿也不灵了,我上楼去睡觉了,你也收拾收拾早点休息吧。”
这种烂泥,打他也没什么意思了,林昆干脆使劲的把他往地上一掷,啪的一声又把这男医生给摔的呜嗷惨叫。
姜峰不吭声,周围也没人敢轻易开口的,过了几秒钟,他对身旁的秘书道:“去把审讯室的监控调出来。”
林大兵王马上就不乐意了,说到底老子这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你们这群还没毕业的学生党在这叫唤个球,难不成你们还想打老子怎么着?
啪!一记清脆的耳刮子,林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反身给了中年男人一巴掌,这一巴掌下去,中年男人的怒吼声戛然而止,‘啊’的一声惨叫向旁边倒去。
林昆一副很无辜的道:“沈警花,这你可冤枉我了,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,就说咱俩的这几次邂逅吧,哪一次我不是正义的化身,将那些黑暗的邪恶势力摧残在脚下。”
就在众人慌乱手足无措的时候,距离事发地不远的小艇上,林昆果断的脱掉了救生衣,跟澄澄叮嘱了一句:“儿子,你老实的在船上待着。”然后扑通一声就跳下了水,落水之后林昆没有浮上来,李春生和孙志等人马上就惊慌着急了,该不会是林昆跳下去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吧。
“咋了?”林昆笑着问,眼神看了一眼站在李春生身后的珍妮,珍妮低着头,灯光下能看出她的表情很局促,她不敢跟林昆的目光对视。
林昆看着这爷俩你一句我一句的,心里一阵的好奇,但也不好问出口。
这一晃就是五年多了……林昆的家乡离中港市其实不远,七八百里的距离,从张大壮的口中得知,小时候的那些同学伙伴们现在大都在中港市发展,这也是这次聚会能组织起来的先天条件。
林昆听了之后,心里一阵暖流滑过,哪知接下来小家伙又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爸爸,你在外面不要随便和美女阿姨们搭讪,别被她们给骗走了,那样妈妈会生气的,澄澄也会不开心的……”小家伙眨眨一双清透的小眼睛,一副很诚挚的态度问道:“爸爸,你能答应澄澄么?”
直到载着夫人的车子消失在视线内,李嫂才收回视线,匆匆折回刚才的地方,吩咐好陵园的工作人员好好的照看老爷的墓碑,然后留下老爷墓碑旁边的一个位置。付了一大笔钱交代妥善以后才安心的离开。
而他的事迹更是接二连三,一次又一次的在灵网上掀起风暴,以至于到了如今,整个下院岛无论新生老生,可以说无人不知王宝乐。

黄飞不服气的冷声道,刚说出两个字,他就说不出话来了,林昆那碗钵大的拳头已经砸了过来,黄飞剩下的话全都变成了胸腔爆发出的撕心离肺的惨叫……
澄澄一听到妈妈的声音,马上高兴的回了句:“妈妈!”从林昆的怀里下来,就朝林昆跑了过去,林昆额头上一层细汗,听说儿子出事了,她急匆匆的就赶过来了。
耿军狄这才恍然回过神,咧嘴一笑道:“没关系,两瓶茅台放不倒我!”林昆笑着打趣道:“那公款吃喝也不好啊,差不多就行了,两瓶茅台太铺张浪费了。”
或许是太无聊了,章小雅心里突然冒出了个想法,自己是不是该去买个车,更刺激刺激黄莉莉她们三个,她们三个整天得得瑟瑟的,却没一个有车,再说了买车以后也是方便,去学校上课就不用再打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