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6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的心底立马一颤,眉头皱起来,一股子强烈不好的预感笼罩全身。手挪开,脚底下开始往后退,脚步很轻,几乎不带任何声音。

也不知道是谁开了个头,两个漂亮的惹来镇上无数人倾慕的女子将话题引到了林昆的身上,这已经不是她们之间第一次谈论那个看起来痞气的男人了,实际上他在关键的时候总能表现出令人超乎想象的霸气来。

冷玉丽小声的对黄权说:“瞧你那怂样,站在这儿耷拉个脸有毛用啊!”

其中一个光头走了过来,粗鲁的将女孩从林昆的怀里拽了起来,女孩费尽全力的想抓住林昆的衣襟,但中了迷药,根本抓不住,被拽起的一瞬间,女孩晶莹的大眼睛里满是泪光闪烁,眼神可怜的看着林昆:“救救我……”

在黑山镇,赵猛绝对是一霸,平时镇政府的那几个高层对他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这小子也懂事,每逢过年过节都有红包给领导送上,这黑山镇本来就是个富庶的地方,大家彼此之间也都互相敬三分,平常没有什么特殊的事儿的时候,镇上的几位领导是不会出面针对赵猛的。

树上的小海东青抬起了脖子,向着林昆和澄澄离开的方向望去。宋大川旁边的一个保安抬起头向树上看去,嘴角邪恶的一笑,冲宋大川道:“宋队长,这鬼东西挺值钱的,要不咱们把它给抓下来卖了?”

“靠,小子你纯心找不自在是吧!别以为我们穿着保安服就不敢动你,脱了这身衣服照样揍你!”保安甲愤怒的嚷嚷道,一席话说的很有气概,但也确实不要脸,一般都是人当兵的才说:穿着一身军服……

林昆抱着澄澄从车上下来,小家伙下车后幽幽的叹了口气:“哎,晚上不能给妈妈送晚餐了。”林昆笑着道:“等会给你妈妈打个电话,让她自己买点好吃的。”澄澄点点头,小大人似的惆怅道: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林昆拦腰揽过沈曼后,紧跟着一记闪电脚踹出,只见一道虚影闪过,正中男小偷的小腹,男小偷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就‘啊’的一声惨叫,整个人凌空摔回了厕间,呼通一声撞在了墙上,当场昏厥了过去。

“嗯……”林昆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你表弟领着两个小伙伴砸了我徒弟的饭店,你得给我个说法吧!”

张大壮哈哈笑道:“媳妇,那是绝对不能的!”何翠花笑着白了他一眼。这时,摊位的门口突然传来一声轻佻的吆喝:“哟呵,张黑子,这大白天就和你媳妇在这起腻呢,得注意着点哈,周围这么多眼睛看着呢。”

她走了,祝明朗心情有些复杂,下意识的摘了一片饱满的大桑叶放在手掌心上,小冰虫马上欢快的从他肩上弹到了桑叶上。“我们是不是再也回不去当年叱咤风云的日子了?”祝明朗捧着这只小冰虫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第一次被这美人如此软语哀求,刘汉常心都酥了,却是猛地一瞪眼睛,“大胆!刘志才罪深孽重,你不思悔过,却仍对那罪人尊崇有之,还称呼他明府?!”

陆婷突然有些发愣的看着坐在地上的林昆,虽然他装的很逼真,但在陆婷这个行家的眼里,马上就看出了他是装的,只是陆婷有些纳闷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转过头再看向趴在地上的牛大壮,这位微微的抬起了头,脸色虽然不怎么好看,但看向林昆的目光明显波动着一丝感激。

刚才园长亲自打电话过来嘱咐过,说待会儿会有个女同志来,让他把她放进来,当问及对方的相貌特征时,电话另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说:“他会让你眼前一亮!”

不等林昆做出反应,这时审讯室的门开了,五十多岁的南城区警察局长张天正走了进来,看到眼前的一幕后,他的老脸唰的一下就黑了,严厉的呵斥道:“放肆!”

砰的一声闷响,孙志抬起的拳头没有格挡到许旺财落下的拳头,被砸了个正着,捂着脸向后一个趔趄就摔倒在地,把护在身后的小孙洋也压在了地上,小孙洋顿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,嘴上喊道:“爸爸,你没事吧!”

“是啊!”尤五娘美眸亮了又亮,更由衷的道:“主人,您,您是獬豸之主转世吧?怎么懂得这许多?”她娇滴滴嗲声嗲气,让人明明知道她是拍马屁,但心里就是说不出的舒坦。

孙恨竹向着后院走去,此刻的她内心沉重纠结,对这个外人看来豪华的深宅大院,她的记忆一直停留在母亲离开的那一刻,往后的日子她从不愿多想,也不愿意把这里多余的记忆,写进本就空间有限的脑海里。

那少年郎,进厅堂后,原本在毫无忌惮的东张西望,但抬眼看到陆宁,脸色立时就变了,失声道:“是你?!”

看着画面里的王宝乐,其他老师纷纷神色怪异,实在是若以正常的眼光去看,王宝乐那是英武,可若以怀疑的心态去观察,其破绽就有些明显了。

这男的被打的有些发懵了,抱着肚子佝偻着身子就回过了头,他刚要张嘴大吼,林昆已经揪起了他的衣领,拳头雨点般的就向他的脸上落下。

另一个一米八的个头,身材很粗犷,面庞黧黑,自持了三分的戾气,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,脖子上拴着一根筷子粗下的大金链子,颇为霸气凛人。

林昆没想到唱了一首歌会引来如此的后果,当他看到韩心向他抱过来的时候,他心里头咯噔一声,身体本能的就向后退了一步,可他身后对着的是墙啊,这么一靠直接就靠在了墙上,眼前的韩心这时已经抱了过来。

“儿子,你做的对,陌生人跟你说,不要搭理。”林昆笑着对澄澄说,转过头看向冯佳慧。

李春生眉头深深的一皱,心里头马上就明白了,这娘们是故意陷害自己,只是自己跟她无冤无仇,她为什么要陷害自己呢?他很想问个究竟,可两个警服男子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,他也不好过激的开口发问。

此时心中便有些恼火,刘汉常这厮,胆子也太大了吧,抄家乱局中,你来寻上司,本是献殷勤来的,怎么会冒出这些荒唐的念头?莫名其妙乱七八糟,简直是精虫上头。

没后来了,尸体当时就被一个欧洲人给买了,连棺材一起偷运出了中国。蹊跷的是,吴冬做了这笔买卖后就消声觅迹,反正到今天我们也没再见过他。我是不知道这个图案代表什么。不过!当时出现了这个图案,而吴冬狠狠赚了一笔。这宣明寺底下的怪人也和这个图案有关系,我想说不定下面是个墓或者类似的地方!我之前就说过,干这一行的人接生意分三等,开棺盗墓之类的不属于贩鬼卖妖的专业,所以能不接就不会接。但是利益在前,咱们这仨人都缺钱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“给脸不要脸的玩意儿,老百姓的钱养了你们这样的狗东西,真是糟蹋了粮食,你们的存在绝对是给人民警察摸黑,今个儿我就教训教训你们……”

只是他的愿望虽好,可随着学子们的安定,有关他们来临的路上,分区考核里的一幕幕事情,在道院的灵网上,开始了传播,飞速的成为了话题。

“可能……”其实韩心心里也挺疑惑的,不过想到恶道士最后说的话,她马上就知道为什么了,愤愤然的说道:“因为我拍了他的照片。”

我点点头,蹲在尸体旁边,灵芊轻轻地将白布掀开,露出了一张已经面目全非的脸,整个鼻子都被削掉了,左半边脸完全被打碎,眼睛上方还能看见刺穿皮肤的骨头。流出来的血液已经凝固,伴随着脑浆结成了血块。说实话,非常恶心,我看的差点吐了,周围的老百姓也纷纷回避,只有村长老汉和死者的妻子还围在旁边。

“我可没说!”“哎呀,说不说不重要,反正早晚你都得原谅我的,不如就趁早呗。”林昆咧嘴笑道。